走进三门源

作者:杨红萍 来源: 录入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7年11月15日 点击数:

    如同去见一个久违的故人,我的目光掠过沿途盛放的紫薇,满是欣喜地看日影下绿意葱茏的山野、星罗棋布的村庄。越近三门源,越是绿茵滴翠,影影绰绰有人家。
    村口牌坊岿然,落入眼里的那一瞬,我已经忘了来时的路有多蜿蜒逼仄,它顺势便打开了画轴,一幅水墨画徐徐展开:如墨远山在天际绵延起伏,白墙灰瓦的古色村落依山而建,村前田野阡陌纵横,大片大片的农作物已趋于成熟,而眼前,一篱花木,几畦小菜。我看着,又欢喜又恍惚,这是三门源吗?旖旎的,清寂的,仿佛遗世。还未走近村子,淙淙水声已经清晰传来,那是碧溪。近前,溪水如此清澈,如此欢快,才迎头撞上遍布于河床的大小卵石,飞溅起无数晶莹透亮的水珠,转瞬已经缓慢了下来,沉静如一泓深水,还有小鱼在悠闲地游来游去。
    这便是连心古桥?远远地,我看见有一座双供石桥横跨于碧溪之上,我还见过比这更简易更沧桑的小桥吗?没有残碑旧字的记录,却有着从明代走来的圆弧踏步;没有栏杆,蔓蔓络石沿桥身绵绵密密地攀援;可见颓败的青砖,可见柔软细嫩的苔藓,可见桥下绿苔覆石。“绿筱媚清涟”,连同桥两边青砖黛瓦的老旧民居,依势滋长的藤蔓荒草,潺潺的流水也开始氤氲起旧时光,让人想到穿越。
最是往事不堪回首,此刻,我若是不去想那古旧的年月里有乡民曾经怒拆木桥,不去追忆后来的后来又合力修葺了这座连心古桥,那么此刻,我是不是已经走进了一厢折子戏?戏里有曼妙的女子从桥那边袅娜而来,着青衣,胭脂香粉,轻舞水袖。那飘逸的水袖随胳膊抖动层层叠起,水葱似的玉指才从香袖里露出来,已翘起一个兰花指,娇滴滴、脆生生地唱:原来姹紫嫣红开遍,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……
    有时候,我愿意看着这样的桥,古旧的,蕴满故事的,它比月圆花好来得决然、凄美,但恰恰是这种惊心的美,才配得上三门源的清丽和沧桑。譬如此刻,我站在连心桥上,看深夏的阳光斜斜地覆盖溪水边大块大块的岩石,听“流水潺潺声井井”,恍如隔世。
    围墙上伸出艳丽的凌霄,我听见临水而开的小店掠过烟火的笑声,可任我怎样不去关心这个古老村落的兴起、来龙去脉和当年的商贾富户究竟藏在哪一座宅院,眼前的三门源还是与时光颓老了。我安静地行走,默默地数着曾经的商号、药房、祠堂、宅门,看青砖的门楼上有仙人掌悄悄地垂下来,粉墙斑驳,藤蔓婆娑……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