塔影江波张家埠

作者:余怀根 来源:今日龙游 录入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7年12月22日 点击数:

张家埠村总是笼罩着一片薄薄的雾霭,悄悄地向外流露着塔影江波的魅力。
  这个古村落位于江心洲上,衢江之水从四周流过,碧水漾漾,浩荡东去。我从高处俯视全洲,可见其一片宽阔的沙地,形状略长,上下两端尖狭,中部宽敞,绿荫蔽天,草长蝶飞,呈凤之凌空飞翔状。而在我的眼中,张家埠村更像飘浮于衢江之上的一叶孤舟,矗立村西头的浮杯塔,更像一支竹篙,将古村牢牢钉在江流之中。
  张家埠村旧时称“凤翔洲”、“高淤”、“浮排圩”和“锦衣里”等地名。其中“凤翔洲”之名最雅。洲上文物古迹众多,有浮杯塔、湖岩塔、皇宫殿、翊秀亭、尹氏厅、大宇殿、新泽殿、斗潭殿、永寿寺、铜佛殿等等,想想也是值得人们品味的。
  在波光云影下摇曳生姿的是江边最常见的芦苇。所谓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”,相对于精耕细作的小麦和水稻,这种水生植物更接近原始与野性,也更接近天空与心灵。芦苇成了片,就会有浩大的声势,在水陆交错之地,风乍起,澎湃起好大一片芦苇,她是水岸威武的仪仗,也是张家埠风情的眉眼。手摇木船荡悠悠,芦苇迷宫转一圈。芦苇荡深邃而幽远,划船进入其中,头顶、身边,满是望不透的绿色。
  终于来到浮杯塔下。塔以杯名,是有故事的。据县志记载,明万历三十九年,诸生请求在永福寺废址建塔,知县万廷謙也是性情中人,一口答应,并以家藏古玉杯镇之,故名浮杯塔。
  也许我心中隐匿着遗憾,我不时四周眺望,沃野葱笼,农舍烟起,衢江浩浩荡荡地游向薄雾深处,似乎在诉说过往的辉煌与幽伤。
  顺着当地人的手指遥望皇宫殿,尹氏厅的遗址,却只见百年树冠,难见古柏下的庭堂。但我知道那处官厅古风绵厚。尹氏厅,又名新官厅。木雕花俏,砖雕精细,柱础以汉白玉精雕。是县内清时面积最大的厅堂建筑。可谓老树绕屋檐,翠竹拥道边,智慧生豪杰,香禅凤翔洲。皇宫殿,重修于清乾隆年间。冬瓜梁下雀替饰花卉图案,牛腿长机镂雕精湛,青石板铺地,有戏台。殿祀冯毅,号灵泽王,村人称廿九相公。
  这些建筑上的雕刻,有砖雕,有木雕,有石调,繁复精美,主要的表现手法是浮雕。根据表现的内容来选择浮雕的深浅。如回纹、万字、卷草、虁纹等各种纹饰雕刻较浅,而有人物和场景的,采用深雕甚至镂空雕的手法。人物雕刻生动,场景表现空间感强,刻上三五层的甚为多见。有些门枋上的砖雕,层次丰富细腻,雕刻玲珑剔透,工艺精湛。题材内容也十分丰富,有历史故事、民间传说、戏文话本、吉祥祈福、科考文运及山水田园、花鸟虫鱼等。宗祠一般采用歌颂忠孝节义,宣扬敦亲睦族和氏族兴旺的题材,如桃园三结义、苏武牧羊、二十四孝图及瓜瓞连绵、万象更新等。民居则主要是吉祥、劝学、祈愿家庭和谐、子孙幸福的内容,如朝凤、蝠云、莲荷、榴实,以及渔樵耕读、五子登科等。鲤鱼跳龙门这一题材用的尤为普遍,反映出人们对改变命运的憧憬和追求。琴棋书画、梅兰竹菊及文房四宝、博古珍玩等图案也不乏见。还有的将人们生产生活如耕耘、水运、品茶、对弈等场景也雕刻在窗子护镜、隔扇腰板上,充满着生活气息,令人倍感亲切。
  历史上的张家埠崇尚教育,文风鼎盛。人杰地灵,气贯长虹。尤以明清两朝为盛。据史志和家谱记载,该村当时有正六品以上官员10余名,多为进士、举人、通判,七品知县就更多了。他们或效忠朝廷为官四方,或以学问道德闻名于世,造福桑梓,厚泽民生,感化大众,传承文脉,为后人所仰慕。
  我眺望着远远近近飘浮起来的袅袅炊烟,正汇聚成团向上涌去,把浓郁的饭香播撒到田园里。沙洲绵绵,牛羊成群,一番田园牧歌景象。有人说此地是江中瀛洲,有人说是蓬莱仙阁,这些溢美之辞,尽管有所夸张,但有一个字是避之不去的,这个字念水。古村文明,得益于衢江之水。水是古村之魂,水是万物之本。是水凝积成张家埠厚重的文化底蕴。
  欸乃的桨声随波流淌,几个弯一转,水面便开阔了,对岸的亭台楼阁招摇地绰约在视线里。水边最有名的建筑莫过于年年红红木小镇了,我们也到茶馆里品了一杯清茶。八仙桌依然一尘不染,七星灶照旧炉火熊熊。茶娘在忙碌中幻化出酽酽的茶汤,浓缩着不乏精致的水岸生活。
  这幽静的沙洲俨然成为一方迷人的地方了。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