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鸽湖畔菜花黄

作者:陈春露 来源:今日龙游 录入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8年02月27日 点击数:

   

    离开白鸽湖已经有18个年头了!对于40多岁的人来说,最不能算的就是年头!一算,自己先是惊着,然后就是记忆的闸门被冲垮,无论用什么新式材料都无法拦截那滔滔之水!所以,当空气里飘来第一缕菜花香,便迫不及待地回到那个曾经叫“白鸽湖”的地方,看看那里的菜花是不是黄了。
  早晨,当我再一次站上丁新桥头,白鸽湖畔的美景就尽收眼底了。只见春水旖旎,柔柔的,像一条被风吹皱的浅绿丝巾;湖水泛起的波浪反射着太阳的光芒,亮亮的,像一池被魔力激活的银色精灵,欢跳着、拥挤着、奔腾着。临水的沙地上,开着各色小花,白的、粉的、浅蓝的,慵懒的水牛拖着圆滚滚的肚子在咀嚼反刍着春天的气息…… 离水远点的地方则被勤恳的农人开出一格一格的绿地,那里,有稠稠绿叶托着的朵朵黄萼,一垄垄、一片片的,在春风吹拂下欢舞着、摇曳着,为脱去一身冬装的人们送来阵阵暗香,也引得蜜蜂、蝴蝶为之起舞翩跹。更有奔走田埂的顽童,手举纸鸢立足花田回头望,令父母跨再大的步子也无法跟上……整个白鸽湖呈现出一幅动感十足、生机勃勃、草绿花黄的春之图!让再踏故土的我不能不感怀:“这还是我记忆中的白鸽湖畔!这还是我记忆中的菜花黄!”白鸽湖畔,真的是“最是一年春好处,绝胜烟柳满皇都”。
  能胜皇都的,不仅仅是白鸽湖畔的景致,更主要的是因为它承载着我太多细细碎碎的过往。
  我在这桥上赏过八年的菜花黄!犹记得夕阳余辉下,半江瑟瑟半江红,我们几个女老师结伴悠闲地踱上弯弯绕绕的蓼汀小路,交流着初为人师的困惑,也赞叹着农人种的碧绿小菜,四顾无他人,也会情不自禁地随手摘上两棵,化作第二天餐桌上的一碟小菜。也记得初秋烈日下,心急火燎,满腿是泥,在体育老师的指引下,深一脚浅一脚地追寻到湖边,打群架的学生老远见到我们一下就撒腿四散了,自己满头是汗地回到学校却在操场被教务主任截住猛训。还记得立在地头,与家长交流某生在校的点滴,化爱理不理为手握锄头杵在泥地里倾听……
  如今我虽两鬓微霜,但还是忍不住又下桥到湖边去,细细地、细细地再走一遍白鸽湖畔那软软的沙地,似乎还想捡起一些已经细碎的青春和再也归拢不到一块的回忆!
  在娇艳艳的黄花丛中拍了张照,与荷锄而至的农人聊了几句天。穿行其中,我仿佛看到儿时的自己,穿着红花大褂,挎着比自己身体还大的竹篮,在家乡的田畈里,从这块油菜地钻到那块油菜地,拔那些嫩嫩的带着菜花香味的青草。春天的放学后,我和妹妹都要拔上满满一大篮的青草,洗净、切碎、煮熟,然后去喂那圈里的小猪仔。在暮色四起前,和妹妹一起钻出花海,顶着一头黄花,把腰弯成“C”字型,提篮往家走。虽然很重,但一路上还是又笑又唱的,每当唱到“还有我的牛儿跟着我……”,可爱的妹妹便会负气使出浑身的力气,加快脚步走到我的前面去。
  记忆也如这群花般锦锈!在这美丽的时节,也许你感慨最多的是“菜花真美”,而农人重点期盼的就是“要有好收成”。那大桥上,一拨拨乘兴而来,呼啸而过的人们,有谁会关注年年开黄花、年年如此的油菜的前世今生呢?“根含地气三冬寒”,她在霜侵雪压下,熬过了整整一个漫长的寒冷冬天和波段式的料峭春寒!寂寞、孤单、严寒,无法剥蚀她,反而磨炼了她的意志,强壮了她的身躯,倍添了她的精神,积蓄了她春来花开满身的所有能量!在春回大地的这一刻,她,“日暖花繁俏靥新”,尽展花颜,为大地铺上鹅黄的柔暖春衣!这春衣,是美,是暖,是希望,是惊艳所有路人眼睛的亮色!而当人们的目光终于渐渐游离花海,她又满竿结籽,在初夏的晨光中炫耀她颗颗粒饱脂丰的果实!就是这颗颗小粒,让劳碌的农人布满皱纹的笑脸绽放,让神州大地上爱好美味的吃货口齿生香!
  当我裙角沾满菜花黄,斑发留香,坐在灯下敲字描述时,竟,词穷。我无法用自己的语言来形容寻春白鸽湖畔的心情,是美?是暖?想起美和暖,心中一激灵,林大才女的诗早已经为我写好了美和暖,那就斗胆把她的诗改一改,用来结尾吧!
  雪化后那片鹅黄,你象新鲜初放的绿。
  你是柔嫩喜悦。
  水光浮动着你梦期待中的白莲。
  你虽不是一树一树的花开,
  但,你是美,是暖,是希望。
  你是人间最动人的诗篇!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